艾游官方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决战神君洞府 [复制链接]

1#
点击关闭鉴定图章
电信三区
小何道长    出品
在此致谢!!!



引:已有神君洞府经验的道友,尽可一笑而过,本攻略仅对未曾进入或心存疑惑的道友参考,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各位补充一二.
好了,各位今日小何道长给各位带来 55FB-神君洞府的一些信息和心得有用的地方希望各位参考一二

首先请参考,本道长自驾直升机拍的照片,略做修饰(惭愧,不好的地方多担待,照相机像素不高,250吨的
孔夫子有言: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咱们走着!  

那个各位道友地图上的怪不代表实际数量,各位千万别以为就那几个怪,那我就闯祸了。

FB内资料详解


怪物血量参数
恶灵 HP:13279
傀儡守卫 HP:13874
阵眼 HP:50858
精英傀儡战士 HP:54176
精英傀儡法士 HP:54176
裂牙巨兽 HP:700680
寄神傀儡 HP:700680
看过了详细信息,那么我们进入神君洞府一问一答时刻(各位掌声响起来,西红柿也要最近物价有点高,最好配鸡蛋,双黄的)
问:如何才能进入神君洞府?
答:55级,进入极西之地,中心荒岛处花5万灵石购买玉竹简方可进入,组队或者个人均无限制,到达55级后可在返回登录处,查看今日任务,双击神君洞府即可自动导航!
问:神君洞府小怪和BOSS掉落什么?
答:小怪掉落,可购买的50级太太补血药和50级先生补身药,各类50级沙漠小怪掉落的配方材料,装备材料如魂木,银石随机传送和阗天城传送卷轴,BOSS有几率掉落魂石和配方。
问:神君洞府属于单人FB还是组队FB?
答:如果你有过人的实力大可单独闯入,FB时间为1小时,建议组队更加效率。
问:神君洞府藏包箱给什么?
答:宝箱为随机完全靠人品。
已遇见奖励汇总为 1:50FB声望 2:制作装备的材料(魂木,银石,金石)一个
3:银仙丹 4:寿元果(5个)=162.5万经验 5:寿元果(10个)=325万经验
补充(不排除有配方的可能,本老道运气不太好,报点希望总是好的)
问:神君洞府BOSS和小怪的难以程度如何?
答:非RMB玩家尽可组队轻松过关,RMB玩家就更不用说了,小头目一个一个打比较安全,本老道防御能力2万多点,职业天道-被小头目打一下1200-1900血量仅供参考。
BOSS裂牙巨兽:组队情况下宠物顶上远程轻松打死。
BOSS寄神傀儡:组队情况下宠物顶上远程轻松打死,小心有群技。
问:神君洞府经验高吗?
答:神君洞府5人组队开双小怪经验3300左右,小头目经验12000-15000一只,单次全部杀完可以获得100万左右经验(5人组队情况下),没有相关可接取的任务,如果运气好连续开2次10个寿元果那就是750万+的经验,是55级后每日必不可少做到任务。
问:我想单人过55FB,需要什么要求?
答:因为55FB 有2个包箱,所以很多玩家在组队的时候都很踌躇分配的问题,宝箱谁开就是谁的,单人过建议
远程职业天道或逍遥,带防御BB,一个一个杀,比较辛苦但是收获也是颇丰的,要求BB至少有1200+防御,血在1万2左右,攻击至少在2800以上,个人防御1000左右,可安全度过,手法娴熟的朋友可逐步减低人物要求-
另补充,关于开箱子得物品的问题,可已组队轮流开启,其他物品轮流获取,并不需要一个人闷头得财宝。
问:55FB死后还可以进去吗?掉线呢?
答:神君洞府为实效1小时,死后可点回城复活,在副本门口,进入即可。关于掉线,如组队掉线,成员掉线
后需队长出去组成员,再进入即可(通用)
以上是整理的一些小的问题,如还有其他问题可跟帖询问,都是中国人民何分彼此,好处大家分!
对了,客气归客气,要是哪位道看贴不回,装备下品,精炼失败,挂机被杀,占卜都是超级大凶!!
最后编辑飞龙红舞 最后编辑于 2011-01-26 17:22:42
本主题由 版主 飞龙红舞 于 2011/3/14 17:15:25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TOP
3#

补充:这破地方要是单通掉线了就再也进不去了.
TOP
4#

要点开图片发大哦,否则看不清,这个破地方为什么我掉线可以进去呢
TOP
5#

我还有非常给力的非RMB玩家单人通关的密集。文笔不好,写不出来。。只能自己用用
TOP
6#

TOP
7#

回复 5# 的帖子

啥子秘籍、
TOP
8#

高参
TOP
9#

顶了
TOP
10#

......
TOP
11#

对了,客气归客气,要是哪位道看贴不回,装备下品,精炼失败,挂机被杀,占卜都是超级大凶!!............
TOP
12#

TOP
13#

,要是哪位道看贴不回,装备下品,精炼失败,挂机被杀,占卜都是超级大凶!!好邪恶..
TOP
14#

谢谢了,,今天进去了,搞得云里雾里的,,,,
明天就知道怎么做了,,,
TOP
15#

太阳的  写的真好  领教了  谢道长分享
TOP
16#

TOP
17#

版主你太狠了不敢不顶啊
TOP
18#

顶师太
TOP
19#

话说现在单挑FB,BOSS不怎么掉东西,反正我现在单挑,BOSS就掉两个,太吝啬了
TOP
20#

Classic joke: When men and women different when using automatic teller machines:

  
   《豆棚瓜架的情思》_1884
  
   《悉数家乡的中华节日(春节、二月二、清明节)》_2494
  
   《秋阳照着宋庄》_682
  

Boys pick up the money with the ATM card
01. The car parked next to the ATM
02. Insert ATM card
03. By a password
04. Take the money, ATM card and receipt
Girls pick up the money using ATM card
01. The car parked next to the ATM
02. Complement your makeup with a mirror
03. The engine stalled
04. The key on the purse
05. Get off, because the car some distance away from the ATM
06. Rummaged through bags looking for an ATM card
07. Insert ATM card
08. Rummaged through bags looking for passwords written on chewing gum goes foil
09. By a password
10. Read the instructions on the screen, spent two minutes
11. Press the Cancel button
12. To re-enter the correct password
13. Check their account balance
14. Read an on-screen instructions
15. Choose to withdraw cash
16. Into the car
17. Complement your makeup with a mirror
18. Rummaged through bags looking for his keys
19. To start the engine
20. Opened a five-meter
21. Stop
22. Reversing back to ATM
23. Complement your makeup with a mirror
24. Off
25. Take the money, ATM card and receipt
26. On the train
27. Complement your makeup with a mirror
28. Rummaged through bags for a place to put your ATM card
29. Pai reverse
30. Row D stalls
31. Drive
32. After ten kilometers away, let go of the handbrake《结穷亲》
结穷亲○沈刚老中医张德恒行医一世,颇著名声。年过六旬,身板仍然结实,精神矍烁。老伴先他而去,暮年孤身无依,村长李忠实屡次劝他吃五保或入敬老院,都被他拒绝了。“人都要老的,你不要太倔强。现在国度政策好,你老没能享受到儿女的清福,应当享受国家照料!”“我脚勤手快,收得回那三挑半田的谷来,怎好意思让国家赡养?”“你当几十年赤脚医生,风来雨去,落得风湿关节炎不也常常复发吗?”“不碍事,我扯点草草药一吃就好,再等两三年吧,要是真的走不动了,不用说,我都随你支配。”老中医保持着。老中医的医术是祖传下来的,解放后担负村里的赤脚医生,村里大大小小的病,经由他的诊断,十有八九没往镇上医院跑的。老中医人品好,村里常常有贫穷的农户患急病欠药费,一拖就是三五个月,见到老中医都难为情。老中医反倒抚慰他:“几把草草药,不值啥子钱,那天我挖了你院子边两根芦竹杆,给别人作了药引子,你那药费就算了。”患病的农户感谢不尽。因年事大了,老中医索性歇业了。但村民仍然找他看病,他只切脉观相,询病处方,让村民到镇病院抓药。村民不好意思让老中医白处方,有的静静拿三五块,乘老中医转瞬之际,放在诊台上,一溜烟走人。也有村民罗唆提一篮子鸡蛋去,看病之后客气几次,提着空空篮子回去了。社里几个丁壮人,见老中医的种的稻谷熟了,不与老中医磋商,邀三五人便给他搭了回来,倒让老中医感动得慌手慌脚来。没有儿子的养活,不固定的收入起源,老中医就这么顽强、随和而清苦地生活着。那对门对户的刘二娃就不一样了。村民们摆龙阵说到刘二娃,村长李忠诚总是含血喷天。这刘二娃前几年在广东沿海一带打工,挣了十几万辛劳钱,回家授室生女,修起了楼房,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日子一好转,闲来无事,刘二娃爱了打麻将。说起刘二娃,镇上茶馆的茶客没有不认识刘二娃的,都因他赌名远扬。村长时常“夸”他:“刘二娃,你龟子庄稼种得不怎么,打麻将倒是名声在外,总有一天,看你把裤儿输了,把婆娘输了才心干!”赢了钱的刘二娃老是嘿嘿的傻笑。说变就变,近年刘二娃的手气硬是臭得很。原来村里时有消息传来,刘二娃赢了几千几万。这段时间,常常却听说刘二娃输了几万几千。对龙塘村从事纯农业出产的村民来说,一年到头种庄稼都难有上万元的纯收入。有的惊慕刘二娃赢钱的赌运,有的人叹息那赌博不该是刘二娃的财。派出所把刘二娃和他的赌友抓去关了好几回,可他像脑壳进了水,出来不出三五天,又邀三红四,输得眼睛通红。屡败屡战之后,刘二娃后院起了火,不仅妻子杜梅三天两头找他扯皮,连女儿在作文里都痛陈刘二娃的赌博恶习。弄得刘二娃见到村长,就像耗子见到猫,兴冲冲走开了。村长没少去帮助刘二娃,可刘二娃就是狗吃棕子,始终不改,杜梅一气之下离家出奔了。有钱时的刘二娃张牙舞爪,beats by dre,没全的刘二娃就成了癞皮狗。扭倒村长说群体修堰塘他那年伤了脚,当初要评残疾,要享受国家政策吃低保,还要村长跑到学校找校长,为他女儿申请贫苦生补助。刘二娃天然成为扭倒村长费的上barb户。村长拿他是和尚的脑壳――莫得法,远远看见刘二娃走来,就像看见了麻风病人,赶紧躲得远远的。刘二娃跑了几回sadhere访,倒像个新闻通达人士,一天到黑厚起脸皮追问村长:“村长,据说**干部要到农村“三同”、“三进”,你帮我选个干部来帮帮我?”村长怒骂道:“刘二娃,你好逸恶劳,赌博成性,裤儿输光了还要国家补贴,你还有脸没得哟!”刘二娃哭丧着脸说:“村长,我肚儿都喂不饱,还要啥子脸哟!”村长又骂道:“你还有脸活在世上,不如跳到龙塘里去淹死算了。”“村长,这是协调社会哟,你逼逝世人脱不倒手!我生活都成问题了,刚好区里专门派干部来帮贫助困,你给我部署支配,送点资金,送点化肥,我把今年的庄稼还是种起嘛!”刘二娃一副无赖相。听到刘二娃恶棍般的乞求,村长气得血压徒升,用手指着刘二娃,半天蹦出几个字来:“刘二娃,你跟老子爬……”“村长大人,莫骂人嘛……我还不是没得法……”半天,才悻悻地分开。好事说来就来。村长带着区里的王局长来了。村长将王局长引进张德恒家院子的时候,刘二娃的眼睛像两个灯笼,挂在老中医院子对面,不断传来怨叹之声。王局终年轻帅气,拉着张老医生的手就开始问寒问暖,老中医感激万分,不时地想起煮几个鸡蛋给领导们试试。可一起身说起烧点“开水”(乡村煮开水蛋称烧开水),就被村长拦住了。王局长也倍加客气地关怀,弄得老中医浑身不自由,不停地显示着自己精壮的身体和先容自己的摄生哲学。王局长送来慰问金、花生油、还有很多日用品,老人由衷地感谢这位年青领导的亲民之情,拉着王局长的手老泪泣零。王局长问起老中医家事:“张老,听说你一世行医,医术高深啊。”“那些都是学了点祖传的皮毛,beats by dr dre,不算精,不算精。”“你子女在当地工作吧?”王局长持续问到。话音刚落,村长脸就白一阵红一阵。村长叫苦不跌,懊悔在路上没有给王局长交待明白,张德恒的家庭情形。王局长一看错误,赶紧想方法把话收回来:“不外也没关联,没有他们关怀,我们就是你的儿子。”王局长这一问候,反而触动了老中医伤痛的神经。但因为围坐这么大一圈子领导,老中医并没有躲避,静默了一会,叹气地拉着王局长的手说:“听你的话我十分打动,是啊,我有个儿子叫张惠民,在外在工作,今天,你进院门的那一刹,我恍然察觉你的身影和他的身影竟如斯相像。”“是吗?”。王局长听了有点兴奋起来。“可这娃不争气啊!”老中医叹了口吻,继承说道。“张家老祖宗留有遗训,行医行善,济民济世。小时候,我始终这样教导儿子。儿子大学毕业后,考入了**部分。前几年工作踊跃能干,没多长时光,就提升为科长、副局长、局长。开端确实为张家人长了脸,不仅显亲扬名,村里村外,老庶民对我张家都是称颂有佳。”“呵呵,这么优良,不错啊。”王局长都有些爱慕不已。村长插进话来打断王局长的话:“张医生,今天就不讲了,还是摆点其余龙门阵吧!”老中医脸色繁重地说:“不要紧,我想说出来总比弊在心里舒畅些,可能对干部们还有重蹈覆辙的作用,dr dre headphones。”“可没过多久,这娃就阔绰了,坐的车比我们一座楼还贵,吃顿饭比一条头牛还贵,他没能坚持住一个党员清正廉明的本质,走上了***堕落的途径。现在,受到了应有的处分,正在本地服刑。我恨这娃忘记了家传的医训,忘却了给他取这名的涵义,忘记了我的教诲,所以,我不认这个儿子,由于党和人民的请求……”老中医悲哀地诉说着这段隐情,眼睛里包着一眶晶莹的泪花,蠕动的嘴唇将它们一颗颗抖落了下来。王局长突然被什么货色抽打了一下,心里一阵发紧。听到伤心失望有老中医的讲述,连忙示意村长打圆场结束。村长立刻摸出烟来,沿着院内的来人散了一圈。回首对老中医说:“张老,那不怪你,你老人家毕生行医积德,为村民造了多少福,惠民的事,那是他没掌握好,可以重来,可以重来的。”张德恒抬起头,冲动地露出一脸笑脸:“啊,不说那不争气的,感谢党跟**对我的关心,给你们添麻烦了……”王局长也即时站了起来:“张老,我们这次发展三进三同结亲戚活动,就是为了实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主旨,还做得不够,请你老多体谅。你还有什么难题,我们时刻会来辅助你的。今天我就是来与你老人家攀门亲戚,你就是我父亲,我们会经常来探访你老人家的。”说着,伸出手来与老中医离别。老中医连忙伸出枯瘦的双手,牢牢握住王局长的手,客气地推辞:“不敢高攀,不敢高攀。”村长打开了王局长停在村道上的小车的车门,老中医才松开王局长的手,看着他鞠躬着身体挥手离去。刘二娃哪个都不怕,就怕人摆谈他和张德恒的关系。刘二娃诞生的时候,逆撅在**肚子里。他妈痛生痛死惊天动地地叫嚷,就是不见刘二娃钻出来。凑巧这个时候,碰到老中医行医过路,家人赶紧叫老中医帮忙。在老中医的鼓劲下,二娃妈用尽了吃奶的力量,把刘二娃推出了宫门。看到刘二娃头脚露出来,老中医就纯熟地把他接了下来。刘二娃他妈说:“依照农村的风气,是老中医逢了刘二娃的生,必定拜寄老中医作刘二娃的保保。”老中医也不推脱,当了刘二娃的保保。看到这贫困的刘家,老中医没少给他们赞助。刘二娃家没有粗粮,老中医送去白米磨米浆;刘二娃缺钙缺营养,老中医没少给他钙粉钙片。刘妈逝世前还吩咐刘二娃:“当前老中医老了,你作干儿的,一定给张德恒养老送终。”刘二娃诺诺地允许。老中医听在心时。但并不把这个遗嘱放在心里。可这句话的影子回旋在刘二娃脑海里,永远不能散去。如今到了这步地步,刘二娃暗暗想:“现在的样子,是泥菩萨过河,我本身都难保,叫我如何供养这风年暮岁的保保哟。”刘二娃连老中医的院坝都不敢跨一步,在村长那里耍一番无奈后,却像夹尾巴狗途经老中医的院子,回屋后也静偷偷的,不敢传过来丝丝自得的暄哗,beats by dre headphones。龙塘村的夜色无比的安静而漂亮。明月皎皎,山影绰绰,东风渐渐,蛙鼓虫鸣。王局长走后,老中医一直坐在院里走神,也许是突如的慰问让他激动万分,兴许是一席攀谈沟起来了他对儿子的惦念和斥责。很久,他径自向村长家走去。李忠实正预备吃晚饭,见老中医来了,匆忙召唤妻子添酒加筷,拉老中医入席。老中医推却着:“我不必酒,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村长还是硬拉老中医入席,并为他夹了一碗的菜。李忠实问道:“张老,啥事。”老中医稍作寻思,说道:“忠实,我这话可不能对外人讲啊。”村长立刻许诺:“不会,绝对不会。”老中医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几张簇新人民币来,村长一看就晓得是上午王局长送给他的慰劳金。村长不解老中医,惊疑地问:“张老,你要作啥子。”“我想托你办个事。你看那刘二娃,这娃不鼎盛,可他闺女还在读初中是不,他赌光了拿什么照顾,这每个月还得要生活费呢,我这当爷爷的不能不论,你帮我把这钱给妹娃送去,不能让这娃儿遭罪。”忠实的爱人添菜上桌,看到老中医的举动,叹了口气说道:“你白叟家的心啊,几乎就是菩萨心地。那个刘二娃砍脑壳的……”刚骂出口,老中医就示意她别吵了。忠实妻也收了嘴,坐在一旁听起来。“还有,我吃得油腻,王局长送的那桶色拉油,我哪消受得起嘛,你帮我送给敬老院吧。”老中医还想提要求,村长立即谢绝了:“张老,你不要只想着别人,应该珍重一下本人的身材,这桶油相对不准你送给别人,随意炒菜多放点油,养分更定不一样,你要把身体颐养得好好的,才干好好地享党和政策的清福啊。”“是啊,是啊。”村长妻也帮忙劝阻。老中医见村长不许可,只好应诺了回来。可他脑筋中还在想着一个问题,半吐半吞。思忖良久,还是试着说了出来:“村长,再请你帮个忙,你找那王局长,帮我找五挑谷的秧苗,行不?”村长不解地问道:“你那田里秧苗不是栽齐了,还要秧苗干啥子?”老中医轻叹了一声:“还不是那个背实二娃子,他今年哪有钱买谷种嘛,别人栽秧,他只好光眼看了。全区这么大,哪里有秧苗,王局长可能想得出措施,这庄稼呀,误了这一季,这误了这一年啊!”“哎,老医生啊老医生啊,他是你干儿,素来没想到孝顺你,你倒像他干儿,处处为他着想啊!”李忠实又怨又气。“假如不是你老人家恳求,哪个舅子才帮他找秧苗!”村长又愤愤地咒骂道。老中医院子的干部们人来人去,把刘二娃眼睛都望绿了。薄暮时候,刘二娃肚子唱起了“卧龙岗”,囫囵下了碗面,吃完就倒床呼呼睡下了。恍惚间,刘二娃见村外大道上,开来四五辆黑得发亮的小车来。刘二娃正在犹豫,小车在刘二娃门前停了下来。最先下车来的是村长,看见刘二娃就喊:“刘二娃,引导来看你来了,还不快来迎接。”刘二娃赶快从屋里钻了出来。坐在最前面的小车里,钻出来一位身体魁伟、大背头发型的男人,腆着肚子走了过来,握住刘二娃的手说:“你就是刘志富?”刘二娃浑身发烧,脑壳一片空缺,听着讯问回答:“我就是刘志富,啊,刘志富。”大背头发型男人继续说:“我们还看看你,看你春耕生产还有哪些艰苦,我们能帮得上什么忙?”刘二娃刘了这话,眼睛都快直了,上午王局长送给老中医那百元的钞票在他头脑中闪现,他激动得差点说出就差点钱来。这时,村长急促地跑来,递给他一张公文纸。刘二娃不意识多少个字,以为是低保障书,高兴得鼻涕泪水都下来了。他愉快得拉住村长的手,突然,村长却突然间变成了派出所所长,狠狠地推开他的手,厉声说道:“刘二娃,你长期聚众赌博,这是派出所的扣押证!”刘二娃大惊,不禁得大叫起来:“啊,天啊!”没想到这一喊,倒把自己从梦中吓醒了过来。原来,刘二娃糊里糊涂做了一个梦。天底下真有掉馅饼的好事?没有。刘二娃垂头丧气地起床,从新坐在大门前望着老中医的大门。大门开了,老中医微笑着朝刘二娃走了过来。刘二娃认为还是在梦中,揉了揉醒松的睡眼,才看清这是真的。他想躲进屋可都来不迭了。老中医仍是那么亲和,没有半点叱骂的意思,微笑着走进刘二娃的院里。刘二娃赶快端出板凳,让干爹坐下。“二娃,你该汲取教训了吧,别一天到晚瞎胡闹了。别人春耕都快完了,你得先斟酌把这季的庄稼种下去才对。”老中医语核心肠地说道。“是,干爹,我是这么想的,不也是没得法嘛,让时间给耽误了。你看这田,没得秧苗,我也只有干焦急啊。”刘二娃叹息着回答。“昨天,我请村长帮你找五挑谷秧苗……”“那村长给我找秧苗?”刘二娃不信。“我还会骗你么?”老中医反诘道。“你早点做筹备吧。”话音未落,就听到村长李忠实撕开嗓门的声音:“刘二娃,到公路边挑秧苗!”刘二娃惊喜万分,望了望院外的公路边的村长,又看了看院内的干爹,抓起竹筐扁担就冲出了院坝。公路边,一辆货长安载着绿油油的秧苗,村长正站在车顶上叫嚷。长安车后,还跟着几辆小车,从小车里,钻出来一大群年轻人来。老中医一看,带头的是王局长,急忙迎了上去:“王局长,昨天你才来过,今天乍又来麻烦你呢?”“老爹,昨天我们结了亲戚,亲戚要越走才越亲,所以今天又来了。”王局长乐呵呵地笑起来。“呵呵,我昨天晚上给王局电话联系,把你的主意给他一讲,他连夜就接洽了秧苗,今天一大早送来,还带了这么多干部来帮着栽秧。”村长说明说。噢,老中医豁然开朗,赶快叫刘二娃过来:“二娃,你还不赶紧过来谢谢王局长!”刘二娃惊慌地跑过来,像捣蒜似地一直地哈腰磕头。“别这样,兄弟,张德恒老人家不是你干爹吗,我昨天也拜了干爹,我俩就是弟兄了,弟兄之间还讲啥客气啊!”王局长自动上前拉住了刘二娃的手,刘二娃全身像被电流击过一样,浑身一边炽热,激昂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王局长朝身后一挥手,十几个人影便卷扎起裤管,纷纭下到明晃晃的水田里,手拿一扎扎嫩绿的秧苗,迅速地向着泥里插去……张德恒望着一个个亲热的身影在水田里晃动,看着一抹抹的秧苗整洁地排列开来,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稍愣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什么,向着家的方向跑动起来。村长又喊了起来:“老爷子,你跑啥子?”老中医边跑边答复:“我回家弄饭去。”“不用了,我老婆早就把豆花推好了,等王局长他们一上岸,就能够品味我家的腊肉豆花了。”刘二娃怪不好心思地招开端来,冲着村长说:“村长,这…这…这怎么好呢?”村长朗声回答道:“刘二娃,你要还情,你还得清吗?你干爹的情,王局长的情,还有党和国家的情,今天,你真正应该觉悟了!等你今年搭了谷子,再请我们吃一顿新米饭就得了。”“是是是,我刘二娃这辈子都还不清这些情,我…我…我…”刘二娃越说越结巴,十个几干部看到刘二娃为难8631a37decaccomplishment9f805a53b6d38fac74,哈哈大笑起来,原野里充斥了愉悦的空气。村长院坝一字排开两个餐桌。刘二娃繁忙着给每桌倒酒,村长夫人端出一碗碗雪白的石磨豆花来,王局长蜂拥着张德恒老先生入座,干部们高兴地围坐着念叨栽秧的乐趣。这时,老中医的手机响了,老中医翻开手机盖,细心观察了显示屏上的号码,脸上弥漫出惊喜的笑颜。大家望着老中医,督促着他对着话机讲话,但他没有讲,而把电话递给了刘二娃。话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呜咽声,刘二娃一听,眼泪登时涌了出来。刘二娃仔细倾听着电话那头如泣如诉的声音,一个劲地拍板和流泪,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才挂了电话。村长催问着是谁打来的。刘二娃哽咽了半蠢才说出来,是他老婆杜梅。刘二娃呆呆走到老中医身边,轰的一声跪到他的眼前,磕起头来。世人被这从天而降的举措惊呆了,张德恒也伸出手来想把刘二娃给扶起来。本来,自从刘二娃迷上麻将赌博以来,弄得人不像人,家不像家。娃儿读书没生活费,杜梅不得已才外出打工。临走时,悄悄向老中医告别,让老中医教育教导这个恶习难改的丈夫。老中医将杜梅安排在区里一位个体医生开设的大药房上班,工资收入稳固,娃儿读书的生涯费全解决了。目前,只剩下家里的事,dre beats,老中医只好暗地里费心。方才杜梅的一个电话,把所有事件都讲了个清楚,刘二娃听得懊悔难当。他端起一碗酒来走向老中医和王局长,又要下跪的时候,又被二人扶了起来。刘二娃斩钉截铁地说:“干爹,王大哥,我刘二娃从前不是人,如果再改不了赌博的恶习,再不好好安居乐业,我就砍两个拇指给你们下酒!”说完,猛地一口喝了下去。“二娃子,哪个要你砍拇指嘛。要致富,走正路,兢兢业业的干,我信任你娃子改得过来的。”老中医拉过刘二娃的手,关心地说道。“干爹,志富,我有话说。”王局长看到刘二娃的举动,也兴奋地讲了起来。“我也是一个农村土地里走出的娃儿,跟张惠民大哥一样通过勤恳尽力考上了大学,进入了**机关。父母们教育人们,当官不能忘了本,不能忘记党和人民的培养之恩,不能忘记全心全意为国民的宗旨。幸好组织上开展这次三进三同运动,我到龙塘村来认亲戚,老中医是我最好的亲戚,昨天的一席话让我醍醐灌顶,给了我最大的警示,惠民大哥没有坚持好张家的祖训,我在工作中也曾有疏离人民的言行,干爹的话语帮助了我,惠民的教训警示了我,让我从中受到这么深入的教育,我要感激我的干爹,在最要害的时刻为我们人生把脉问诊,提示我们从政也要走正路。我提议,我和志富两兄弟,敬干爹一杯酒。”王局长豪情万分,刘二娃也精力焕发,随着举起了酒杯。突然,全院的干部都站了起来,端起酒杯齐声说道:“我们一起敬张老先生一杯酒!”老中医泪花闪闪,望着全院的人们,急忙端着羽觞:“咱们都是一家人,一齐干杯!”“我们都是一家人,干杯!”龙塘村的农家小院,传出欢欣鼓舞的声音,余音袅袅,飘落在丘陵田园之间。二○一○年六月六日于合阳城社稷坛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